记录仪

是个废料lft 别fo以保身心健康

其实我现在都过了三天了,还是开心到没有实感……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我是很认真的。有思考过很多。我对感情说敏锐也是敏锐的,但是要察觉别人的感情和承认感情的话就迟钝到椰子打到头都不一定有反应那种。虽然这次看起来很突然,但是我思考了很久了,我很认真,虽然也没有任何经验,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往哪里走……但难得的唯一的感觉不抓住就太可惜了。虽然对很多可以放心交流的人说过“喜欢”,但在此之上再加上患得患失的失落感可不就很不常有了吗……确实是不一样的所以没办法啦。
因为想知道两个人怎么走到了现在所以去翻了自己以前的东西,我远比自己意识到不同的时候更早得多在意人家,只是我没有意识到那个感觉就是不同。或者我意识到了但是我觉得不能说,也觉得人家完全没可能和我一样这么想……所以我才说我到现在都觉得,啊居然真的是这样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其实很开心的不只是这件事情,而是最近才发现自己也可以被不少人接受,大概是这样子的感觉。不去隐瞒自己的哪一面也没有关系,去接受别人的好意和对我的回应也没有关系,去说出自己的想法也没有关系,大概是这么幸福的想法。虽然也不知道这次可以让我安定多久……不过最近我大概不需要心理咨询了。

懒得打字了,就这么放着吧。
其实我觉得不应该说话,但是不说话又很痛苦。大概是有很多话要说的,但是想想也都没什么好说的,也不知道怎么说,算了。

……臭男人滚远点啊 我的女孩子是你能打的吗 傻逼
除了飞去北京什么都不想做
以为自己是病人偏执就是理所当然的吗 道歉都不一定就要原谅你还去威胁别人真的是没药救了 世界上有警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过几天就一机票跑过去 没钱都拦不了我

这个人有病吗,对啊他是真的有病,心理疾病患者,在接受药物治疗的那种。心理疾病患者不是理由啊,不是庇护他的借口也不是攻击他的理由,这不是一个褒义或者贬义的东西,就是疾病而已,需要治疗,治疗好也就好。没法控制自己情绪或者敏感是应该体谅的事情,是应该注意的事情,但不可能都是让着你,仗着有病去指使别人才是真的很有病,从灵魂上没救了。我就事论事,去威胁女孩子去打人这个事情要不强硬对待怎么可能,难道要被他打吗,日。对心理疾病的刻板认识太可怕了,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小天使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疯子,把心理疾病患者贴上标签你真的有把他们当成人吗,是当成观赏动物吧。是人就给我按照对待人的样子去对待人家啊,摆出不一样的样子干什么?我现在就在把他当人看所以我想杀人,真的。
我不是说想对心理疾病患者好点的人就不对,我只是太生气了,一时以偏概全。但是我不觉得特殊对待是正确的方法,顶多没有太大错误。

刚才传图真的很糊,我放弃了,总之就是我朋友和男朋友分了。
。其实我不知道说什么……
我不想搞前情提要,也不想说我听这个事情经过之后觉得他们接下来会往哪里走。我只是觉得怎么说……我心情就是很复杂。我更多想的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当时是看着她感觉我在嫁女儿的,她是我到目前为止人生中最重要的朋友了,结合现实啊时间啊还有我个人经历因素来说,她都是对我分量最重的一个朋友。所以当然我希望她选择的是最好的。
我常常觉得自己的建议其实于她无足轻重,至少她自己心里从来没有真正接受过我的提议,她其实是自己有想法且挺固执的人。不过我也是,所以我们才是朋友。但是她对我真的很重要,我不会让我的投入变成沉没成本。
我觉得她自己在关系之中大概没有感觉,但他们更多的是不合,而不是无情。但是不合已经是最大的阻碍了。她的男朋友生活习惯其实和我挺像,心理多变又脆弱,生活不规律,自理能力特别差。唯一不同是我没去确诊过自己是不是病人(当然不是吧)还有点自知之明,不愿意再去麻烦她什么了。距离产生美,大概如此。
我现在比较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我心情比较复杂,但是要说什么多余的话我一句都讲不出来。我觉得吧,她已经在我这里占了过多的东西了,我对不起现在特别好的朋友,但是我也收不回某些东西了。

现在两点我和她聊了一个多钟头聊开了,她不是会要死要活的人,她只是需要理清一切条理。大概算是做了什么吧,虽然我其实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我们不会更近也不会更远所以足够做朋友了。

今天(应该说是昨天)过得很奇怪,明明都是现实但是好像在做梦一样。
我昨天看小说到五点才睡,七点多爬起来行尸走肉一样洗漱拖着身子出门去赶早八,上完课回来瘫在床上直接睡了。我梦到梦里有个很亮带点黄绿色的阳光照到我身上(大概),我面前有个女孩子,我现在记不得她长什么样了。大概长得挺可爱吧?然后就像柳枝一样站在我面前。我好像前面还梦到了怎么跟她相处,说了些什么,但是现在只记得我好像和她告白,“我很喜欢你”之类的?然后她转过来回应了我的喜欢。我现在也能记得梦里有多开心多温柔,感情纯粹又温热。我低下去吻她柔软的嘴唇,然后轻咬住她脆弱而雪白的脖颈,像一段柔软的柳枝,而她像鹿一样柔顺。
然后我还有梦到和另外一个女性朋友一起散步,我从初中就很喜欢她,很纯粹的那种。我们一起散步,就算有多少人我仍然和她一起走。有人问我是不是喜欢她,我说我一直喜欢她啊?然后看着问我的人一脸高深莫测,一瞬间被那个表情里不纯粹的想法恶心醒了。
我下午去上课,记错了上课时间早了半小时到了教室,一进去马上被全英文宏观经济学的班级行了注目礼,我恨不得地遁。结果到最后等了半小时教室里只有五个人,老师走进来说我们这门课开不下去了上完这节就走吧,白白的屏幕上二十世纪的中国大标题是细红的宋体字。老师扎个马尾辫戴个眼镜黑瘦的样子,说话也确实有股历史的样子,说这门课一直都十个人左右选,结果这学期停了。我想着,现在人文学科已经不吃香了吗,在心里很迷茫地叹口气。
到了下课的时候天色灰黑不带青蓝色,老师也没有开灯,影子淡淡拖在地上,她说下课吧。桌椅比人多了五六倍的教室里,只有我们和影子。
直到刚才赶了ddl从蓝蓝路出来,我走在路上,闻到像玉兰花的香气,想着现在不是玉兰花的季节吧?还有鸡蛋花和奇怪青草的味道混在一起,我一瞬间怀疑今天我没有醒,是这一抹气味让我昏沉睡了一天,而我现在还躺在床上睁眼做梦。

这个月最后一天发现自己没有为什么去写东西的欲望了。想写就写,不想写也就不勉强自己。
原来练笔(搞cp……)是想延续下来一个习惯,觉得总有这么一个东西我想坚持下来,虽然做得很不好,也终于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很多自己果然就是做得不好的地方,这件事情果然是很辛苦的事情……这种感觉很好。果然有个人物的框去表达东西的话,好处在于你不需要自己去设想一整个人,坏处在于你不能让已经存在的人有一点偏离。但我想表达的终归还是我自己,只要对“从别人身上表达自己”“透过别人的关系体验感情”感到厌倦了,就会更想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就算是写隐喻也只想明确地为了自己而写隐喻,藏在别人所给予的东西后面让我无法尽兴……不想让其他的人受到我的意志的扭曲,也不想为了别人去扭曲自己的意志。
总之就是我觉得我老了嗑不起cp了也不想搞小偶像了然后纸片人搞得没有真人爽所以也不想搞了(……)天知道我什么时候还会再想忍着羞耻感xjb搞……可能以后我会写写自己的故事也说不定。搞累了,现在只想要纯纯的学术(?)思想交流,不想搞任何人的感情纠葛了,我看破红尘了。(……)

政治相关的东西我想了很多,一个人对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一言不发毫无反应是不可能的,没有回应只有可能是视而不见和不关心。但是实际上我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在混乱的网络里我只能看到意识形态的博弈。一方即使是错的,另外一方也毫无完全正确的可能,我的立场就是想要远离所有的意识形态争论和束缚。我不认为我们从墙外看到的世界比墙内看到的世界少了多少意识形态的影响,相反实际翻墙后意识形态对我的影响是更为潜移默化的,实际就是一个显性与隐性,强硬和柔和的区别罢了。如果可以亲眼见证到事实、可以不受固有意识形态和思维方式的限制,可以做到这种没有人可能做到的事情就好了……

在餐桌上我爸妈说起了滴滴那个事情,叮嘱我只坐专车不要做便宜的车,花多一点钱买安全总是没错,怎么样都会让我能保证安全。我一边嚼着炒蛋一边想,这个就单纯是遇到的司机和平台监管的问题,其实根本和多少价位的车来接送没有关系。如果我运气不好,坐上优享评价的司机的宝马也照样有被奸杀致死的可能。但是我没这么说,这么说明显他们还会反驳我,我也就把话吞下去回答他们我什么时候坐的不是专车,你们给我的钱也不少嘛你们说是不是哈哈哈。
其实还有最近和我妈的谈话,她认为我太偏激了,有些事情是政府讲出来会被外界势力攻击和污名化的。我就直接问了:既然讲出来会被污名化,不讲更会被抹黑,为什么不直接更透明化公开化来证明政府公信力?她的回答我其实忘记了,我也是个挺固执的人,我对于自己没有记住她的话好好思考而感到有点惭愧。但是既然都知道政府的治理机制是个黑箱,为什么不让更多人可以简明了解,即使不行也至少把更多的部分公示于公众之中,让有关的人、怀疑的人去看清楚?
我很爱我的家人,我也知道他们很好,但我不可能真正和他们是一种思维。因为我近期多次交谈之后——其实从以前就已经有所发觉——我爸妈,尤其是我的母亲,是相信世界上还是好人占绝大多数,所以从没有我一样的被害妄想,从没有过更多的恐惧的人。他们相信国家在向上发展,人们都在按照社会秩序生活,只要能做好自我保护就不可能受伤,法律和社会道德会约束着世界往好的方向走。他们也相信现在一切难以改变的部分是因为此部分本身就是我们所处的基本环境,单凭个人力量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所以认为我(下一代的年轻人)想去改变这些也是比较不现实的,我们能做的就是适应和保护自己,保持在这样的稳定环境之内我们就能继续好好生活和发展下去。我说,那是你们已经老了——他们并不否认,但他们也觉得等我老了也会如此。
我知道我老了有很大可能确实也会如此。但是我还是,无法让自己坦然地这么想——如果有袒露出来就会被误解和利用,但不袒露出来也会被如此对待的事情,那最明快的解决方式还是把它扒出来晾晒在大太阳下任人自己思考。如果有无法马上就有效解决的事情,那么只有开始去尝试和努力,踏出那一步,才有真正改变的可能性。虽然不知道怎么样才是真正成熟的活法……但是我会用自己所相信的方法活下来。

虽然最后一段是那么说了,但是我也知道处理事情的时候能做到这样基本不可能。我自己也无数次地想要隐瞒,想要妥协或是如何。只有事情和自己相关性薄弱的时候才有可能气势汹汹地说出这么坚定的话……但是这确实是我认知中的最好方式。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为什么我的思维放到我爸妈那里算偏激,放到身边同龄人当中似乎又被嫌保守……合群可能为0啊(……)
讲了这么多其实我就是想说,我每次出门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离奇死掉的准备了,特别是开心出远门的时候,有时候没法在开心的时候死掉还觉得挺失落的。(胡说)

我觉得近期什么都不做也不多想的状态好幸福,是可以轻飘飘愚弄自己的那种开心。不负责任啊,毫无担当啊,对世界社会还是任何一个人的痛苦都漠不关心啊,这样其实真的很快乐。明明知道这种样子才真正是在消磨和扼杀自己,但是这样真的让人开心啊,难怪大部分人都会这么活着,能这样活着也是幸福啊。

虽然只是在搬wb上的东西就是了……但还是想记点别的东西。我是一个特别理想主义的人,如果用钱去搏自己的人生发展我一定是会散尽千金的那种。我觉得钱迟早都是要花掉的东西,现在付出的多了又如何,少了也对我本人的状态没什么影响。一定要说的话,我觉得学生的状态下不需要考虑任何现实的事。家境,金钱,成绩,他人的目光,确实是需要逐渐适应的事——但是不在学生的时候完全无视这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的话,作为年轻的学生就没有任性的意义了。家中的经济状况,家族的非议谈论,作为学生来说,非常自私地说——完全轮不到我承担这些,我何必害怕呢。年轻人的特权就是年轻,换种负面说法其实就是可以用自己的浅薄无知来逃避责任。一旦做错了什么,都可以逃避和回头,归因于年轻就一点不剩轻飘飘飞走了。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在步出学校之前学生会永远是学生,不在这时候去做不现实的事情是没有利用学生这个理想化而又美妙的身份的价值的。人最能大谈理想和挥霍的时候不就是学生时代吗。在学生的时候硬让自己塞进大人堆里,我不愿意。除了人生前二十(多)年,人不会再有任性的余地了。如果是我,如果是我——人生前二十年我只愿意为了自己而活(虽然我已经时常违背这句话的本意活过了十九年)。

不知道我这么想会不会活过二十多岁就想死。

星座は信じてくれない
星座のガラスを割れ!
我真的要不信星座了,真的,我给狮子座道歉,对不起我错了,你们真的挺可爱的。至少我认识当做朋友的都可爱的。

我其实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觉得敏感的天性果然不是错误,虽然它让我很困扰,直至现在我还是觉得它也确实造成了很多错误……但是光因为有着容易感受到痛苦的天性,就用这份敏感来折磨自己,果然还是不需要吧,本身敏感就不是错误。虽然我现在逼着自己思考这个问题是挺晕挺痛苦的,但是现在来给这个问题一个回答我觉得会是一件好事。
虽然我经常感到自我厌恶,但是我现在已经很少为了自己的这份敏感而感到不敢见人了。我更多的是觉得自己处理不好这个事情、我的天性让我无法好好把一切理清,但我已经不会马上去否认自己的这份天性认为它不应该存在了。我讨厌这份敏感,因为它让我很难和别人建立联系;但是反过来,我可以马上和同类建立很深的联系,可以感知到更多东西(虽然我不一定就采用了……)也是因为性格里敏感和直觉的这一点。大概我的自我厌恶就真的只是对自己感到失望吧,没有其他的对什么东西的否认……怎么感觉更消极了。因为会感觉到痛苦本身并没有错,会把世界想得更好并没有错,会相信别人并没有错——这些不会有错的,大概错的只是后来我的处理方法而已,至少天性这种东西的存在不是真正应该受到责备的东西……

我走了,我不应该搞什么没逻辑傻逼死人AU,我还是老老实实瞎搞架空现实向就好了。
而且AU还有参考(。)我没有任何创造力,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