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黑箱

是个废料lft 别fo以保身心健康

星座は信じてくれない
星座のガラスを割れ!
我真的要不信星座了,真的,我给狮子座道歉,对不起我错了,你们真的挺可爱的。至少我认识当做朋友的都可爱的。

我其实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觉得敏感的天性果然不是错误,虽然它让我很困扰,直至现在我还是觉得它也确实造成了很多错误……但是光因为有着容易感受到痛苦的天性,就用这份敏感来折磨自己,果然还是不需要吧,本身敏感就不是错误。虽然我现在逼着自己思考这个问题是挺晕挺痛苦的,但是现在来给这个问题一个回答我觉得会是一件好事。
虽然我经常感到自我厌恶,但是我现在已经很少为了自己的这份敏感而感到不敢见人了。我更多的是觉得自己处理不好这个事情、我的天性让我无法好好把一切理清,但我已经不会马上去否认自己的这份天性认为它不应该存在了。我讨厌这份敏感,因为它让我很难和别人建立联系;但是反过来,我可以马上和同类建立很深的联系,可以感知到更多东西(虽然我不一定就采用了……)也是因为性格里敏感和直觉的这一点。大概我的自我厌恶就真的只是对自己感到失望吧,没有其他的对什么东西的否认……怎么感觉更消极了。因为会感觉到痛苦本身并没有错,会把世界想得更好并没有错,会相信别人并没有错——这些不会有错的,大概错的只是后来我的处理方法而已,至少天性这种东西的存在不是真正应该受到责备的东西……

我走了,我不应该搞什么没逻辑傻逼死人AU,我还是老老实实瞎搞架空现实向就好了。
而且AU还有参考(。)我没有任何创造力,任何。

降雪

    “今年还没有下过雪啊,米津くん。”
    两人一碰面的时候,wowaka就这么笑着和米津打招呼,和以往任何一次最为平常的问候一样。
    “是啊,今年我还没有消失哦。”
    米津也这么面色如常地回复了他。
    他们所在的这座城市,在多年前的三月不按常理地迎来了一场从未有过的,静谧而温柔的大雪。那时候所有人都惊叹于这难得一见的浪漫雪景,却在又一年冬雪降下之时,才发现那场奇迹般的大雪似乎带来的是灾难——有人前去报案,称有几个孩子在下雪的那一刻,从人们眼前凭空蒸发了,而他们无一例外出生在那场大雪中。
    一开始这样的事件可以称为巧合,但随后一年的冬天又有人称自己目击到了类似的事件,恐慌慢慢在这个城市中蔓延开来。在多方调查和处理之后,这类事件的传闻被当做谣言封锁起来禁止传播,而“有人会随着降雪而消失”最后渐渐成为了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
    “但是这类传闻是真的哦。”wowaka一开始听到米津这么对他说的时候,只是和往常一样挥手笑着:“米津くん居然还相信这种高中生才会感兴趣的秘闻吗?”
    “我相信啊。”
    他听到米津下一句话才抬起头来,正看到青年无比认真,又带着点落寞的眼神。
    “因为我就是在那场大雪中出生的怪物。”
    虽然这个说法真的十分没有可信度,听起来真的不过是个蹩脚的玩笑;但wowaka从此以后有了在冬天的尾巴请米津出来喝酒的习惯。“就当是庆祝这个冬天你没有消失吧。”wowaka是这么调侃的,还细心地抹去眼镜片上随话语的热气沾染上的水雾,以看清青年那时候带点惊愕的神情。他本不应该相信这个说法的,但米津那次甚至带点自我厌弃的神情还是影响到了他。
    至少他这几年从未看到这么高个米津在冬天有消失的迹象,他也就慢慢放下心来。就当是安慰每到冬天就会心情低落的大型犬吧,他微仰着头看着青年蓬松的发顶这么想着。
    “没有下过雪的话……夜空大概晴朗得能看清每一颗星星吧。”米津抬头望着天空,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那我们现在就去屋顶看星星吧。”
    “诶?”
    “米津くん不是想看吗。”
    两个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拉着手闯到了不知道哪栋楼的天台上,结果发现根本看不到星星——光污染太严重了,甚至夜空都像被这繁杂的灯光烧去了一片,只留下红褐色的涣散光团。米津像是有点迷茫地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微张着嘴,任凭寒风灌进喉咙。
    “……什么啊,根本没星星吗,哈哈哈。”wowaka趴在栏杆上,歪头看着青年,试图找到一点话题缓解尴尬的气氛。
    “是啊。终于有了时间和想看星星的愿望,却不巧看不到啊。”米津也靠上了栏杆,低头看着寒夜中行人逐渐稀少的街道,“大概以后也看不到了吧。”
    “总有机会的,晴朗的夜晚还有那么多。”wowaka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的话里带着几分安抚的意味,下意识地做出承诺,“我们下次也可以来看星星。”
    “……大概不用了,我已经看过星星了。”米津的话里带着点闷闷的鼻音,wowaka忍不住有些疑惑地向他看去,正和对方盯着他冻得发红的指尖的眼神对上。“还是有星星啊,你看你的指尖,你的眼眸,……还有你的心。”
    wowaka觉得指尖和眼眶有点热,心里像有什么在从冬夜中苏醒过来,他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woさん……”米津继续看着他还想说点什么,却突然移开了视线。“……啊,我们还没有喝酒。如果我突然消失了,woさん会怎么样呢,现在。”
    那些热度都突然消失了,wowaka把头撇向另一边:“啊,当然是照常去喝酒庆祝了。”他感觉到寒风不再那么干燥,至少现在他的眼眶和鼻腔并不是那么干燥冰冷的,但疼痛却似乎没有减轻。
    “是吗。”米津突兀地笑了起来,“都市传说之类的,果然是假的比较好。”他抬手看看自己的掌心,轻轻慢慢地攥起手,“我还想和woさん继续每年喝酒庆祝啊。然后看星星,看更多冬天的风景,就算是光污染的夜空也可以。”
    “……我们还是安静看星星吧。”随着这句生硬的回应,两人继续回到了找不出话的状态里,只能安静地趴在栏杆上。wowaka把头埋到了自己的双臂间,不再去看身边的青年。
    “……下雪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wowaka听见旁边的青年这么说,他并没有抬起头来。
    “woさん……”
    “以后有机会还想一起喝酒啊。”
    “……还想再看星星。”
    “woさん一定……务必要找到未来的我啊。”
    wowaka仍然没有抬起头,只是任凭青年带着点笑意有些沙哑的声音飘散在卷着飘雪的风里,听着也有些笑了出来。
    明明才下大雪不久,鼻尖却已经萦绕着初春融雪的气息了……也是,现在已经是三月初了啊。这个城市,再一次迎来了不合时宜的大雪。这是整个冬季唯一的最后一场大雪,他终于抬起头来,任由雪堆在头上和肩膀上,也没有去拍开。
    wowaka沉默地走在大雪里,这场雪不在预料中,他也没有带伞遮挡。在天台停留过久,那些街灯熄了大半,这场雪看起来像是满天繁星落下一般。他走在将要温暖起来的初春雪夜里,带着一身的雪,独自一人走向居酒屋。冬天就要结束了。

18.07.31 降雪

我好羡慕会设定AU的人,我这两天也来试试。怎么距离我上次搞cp练笔又过了一个月了,我今年还想一个月搞一次的,不知道这个月还来不来得及(。)

我觉得不同的人看到我私密的个人想法的时候我的反应也就很双标……如果是我不喜欢的没办法和我在一个频道上的人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会有被偷窥的反胃和恶心感,但是如果是喜欢的人我就会觉得这个人真的太好了我喜欢她果然没有错呜呜呜呜呜……所以果然都是直觉的问题,双标不可避。
原来那些自我厌恶的地方,在最近这段时间的经历里面我也开始可以发现它们能够保留下来的原因了。我觉得我的决定果然还是没有错的,我不可能脱离那些东西而活,而这种活法……“既无正解,也无错误”。
明明一开始是落荒而逃到了没有人的地方,甚至连那个能够藏起来的地方都快要没掉了……现在却可以让我感觉到在这种虚拟的地方也能有很切实的幸福感,连自己身上那些自己根本看不上的地方也能找到包容的理由了。我该怎么说呢……我真的太幸运了……
我现在开心到感觉走在云上飘,一步晃三下,我超开心。

感觉虽然完全陌生或者根本没见过面或者可能一辈子只能见那么几面但是可以好好信任的人慢慢多了几个,很开心。我真的喜欢虽然很陌生但是有一点点交流,但又不影响双方思维表达的那种关系。挺微妙的,但是少掉人际关系中需要烦恼和纠结的那些无效累赘的部分,交流真的是一件挺舒服的事情。最低限度的思维传递,其实也是对我最大限度的包容和接受。我很开心,非常开心,尤其是我平常不会展示给别人的部分也有人能够接受的时候,终于满足了我既不想让不懂的人看见,又能够让可以接受的人看见我的这种想法。
很害怕这种状态会在主动交流之后就打破到了不稳定的状态……总之我这边还是会保持安静的,暂时的稳定让我觉得十分安心。

我打算把一篇东西转到另一边去,结果误删了一段想留下来的东西(……)大概就是人际交往的东西吧。我确实是思路蛮迂回的那种人,一开始就会对人有一个直觉印象(而且基本都会发现最后误差不大),但是多交往一会儿我就会尽力去相信对方,如果不这么做我觉得就无法继续交际下去了,有一点怀疑我都会放弃。一旦发生了什么重创关系的事情,我会去反省责任的划分。如果主要责任并不在我,这个创伤就一直在那里,怎么填补都不可能填补上了。但是我也不会直接就因为这个事情就去断开联系,我只会慢慢疏远。接下来是一件一件细微的事情加深我的不快和怀疑,最后一件事即使只是微小的东西,也会让我觉得“我们继续下去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并不合适”,大概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吧。然后我就毫无预兆,也看起来特别莫名其妙地把人给删了……其实更多的是觉得不合适,关系不够密切,无法相互了解之类的,到最后我会觉得“明明那件事不过如此”,但是我不可能回去了。
主要是我觉得有深入交际也很难界定,有的人和我说过好多句话我还是觉得我们基本不熟,有的人明明没和我真正说过话我倒觉得,如果对方愿意这么想的话我是把对方当成朋友的……我一向对于概念的东西都觉得很难区分,尤其是关系啊感情啊什么的,要是能量化就会明快很多。但是我觉得如果真的能明确区分的话,那我对这类东西也没什么兴趣了……

搞了一篇平睡后回到单推的直觉认知 是谁把这两个人扯在一起的你是魔鬼吗 这cp真的好虚(……)真正的强推营业表面cp 我吃不下去了谁爱吃谁吃去吧()

米的新歌是真实儿歌 可爱的 是可爱的 但是我没觉得惊艳到那个程度(……)再观望吧。我真的是粉吗 我好怀疑我自己 明明我还是很喜欢他但是对新歌没有比路人更喜欢我是不是失格了(……)

单推不就是更真情实感更有排外性才会叫做单推吗,这都要被嘲其实我蛮搞不懂的。这么想来我理解了其他的人,觉得喜欢的人变了也好别人没资格和自己一起喜欢也好其他人都不如自己推甚至在排挤自己推也好,大概是排外性的异化表现吧。比起普通的单推,一个是喜欢这个人某个时期的状态,一个是喜欢正在喜欢这个人的自己的感情,一个是喜欢这个人到了无法容忍其他相似存在的地步。这不是都很正常吗,我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呢,我只是比他们更会将表面盖好而已。

好吧 认真想想平睡 我觉得小孩儿是很认真过的 睡也是认真过的 两个人是真的曾有过共同点 都是孤独的。但是在现在我已经看不到交集了 硬生生让我去想象什么我根本做不到……

唉,你们啊,真喜欢删东西。删来删去的也很麻烦啊,以后会后悔的,真的。

不过由自己的情绪去决定还要不要继续喜欢的喜欢不是真正的喜欢。什么绕口令()我删东西从来都是觉得自己表达很烂很伤眼睛,还真的没有因为生气删掉的时候。倒是因为生气而乱发的东西很多(……)

所以到底为什么最近大家都在删东西啊,这样就搞得我很想把以前的东西的tag重新打上去。

唉我真的好想打8w和米苏和平睡tag啊,我也想有人来体会一下我写的东西的感觉。

不过我觉得,会做出想删掉的决定大概也是有好好想过的,那一瞬间的心情是无法否定的。大概是我所无法很好理解的好事吧,如果是我我会觉得很可惜……但是并不是我,我可以放在我身上想这件事,但我永远不会成为别人。